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北京有明中医诊所 首页 有明荣誉 查看内容

首页 有明荣誉 订阅
有明荣誉

北京晚报:我所知道的双桥老太太

2023-11-14 22:0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25| 评论: 0

摘要: 插图 王金辉 我曾和“双桥老太太”邻居,她就住在我们东柳巷村紧南头儿的地边旁,她家和村里人都很熟,也透着一股亲切感,因此,老太太常说自己也是“柳巷人”。而村里的孩子们都官称她“王奶奶”,显然是按照北京地 ...

 

插图 王金辉

 

       我曾和“双桥老太太”邻居,她就住在我们东柳巷村紧南头儿的地边旁,她家和村里人都很熟,也透着一股亲切感,因此,老太太常说自己也是“柳巷人”。而村里的孩子们都官称她“王奶奶”,显然是按照北京地方上的习俗,指着婆家的姓叫的。后来,王奶奶有了自己个儿的大名:“罗有名”,其实,是拍电影时摄制组给起的。

  王奶奶个子不高,体瘦而精练,小脚,走路却快。说话带河南口音,听着很亲切。

  早年间,关于“双桥老太太”的传奇故事很多,我听到的,也是流传最广的是这样一个典故:说有一天王奶奶家来了一辆吉普车,从车上下来三个人:俩年轻人搀着一位弓着腰的老人,是慕名来找“双桥老太太”看久治不愈腰疼病的。但王奶奶得知这三位的来意后却连摆手带摇头就是不给看,说:“看不了,你们赶紧走吧!”年轻人死说活说都不管用,最后只好作罢。正当他们扶着老人转身的一刹那,王奶奶飞起一脚正踹在老人后腰……青年转脸刚要发作,老人竟然直起腰来,连声说:“好了好了!不疼了!”有人这么解释:老人的腰是陈年老病,常规手法治不了,只有趁他不注意,用猛力巧力才行。

  这件事我只是听说,而从我的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两件事,我断定它是真的!

  我四岁那年秋天,爸爸从城里回来,从生产队借了一辆“排子车”,给家里买准备过冬的煤球儿。卸了车,爸爸往家里搬,车就支在路边,我和一个叫“二铁”的发小围着车玩。我想从车的尾部爬上去,可一摁,车头扬了起来,后车帮正砸在我的右腿上,我都没喊出声儿来,就倒在了地上,二铁赶紧跑去喊大人。爸爸跑过来一看,二话不说抱起我就往王奶奶家奔。一路上不停地问我疼不疼,我那时也很懂事了,咬着牙说不疼!

  等到了王奶奶家,爸爸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。我记得当时王奶奶正在外屋烧火做饭,见我爸爸抱着我进门连忙放下手上的活儿,让我爸爸把我放到里屋的炕上。然后摸着我被砸伤的腿问我爸:“德明啊,这孩子咋弄的呀?!”我爸说:“大车砸的。”这时我忍不住开哭了。奶奶一边安慰我,一边让我爸摁住我的脚脖子,在我的腿上攥了几把,就直起身来冲着我爸说:“断成两截了,接上了。”我爸可有点急,大声地说:“大婶,这可是我儿子!”奶奶却说:“中了!去,上墙根儿找两根棍儿来。”然后用布条绑在我的腿上,说:“回去吧,别弄活动啦!”我爸不情愿地又抱着我回到了家。天刚擦黑儿的时候,一个名叫“建中”的大哥用自行车驮着王奶奶来了,全家人一下子松了一口气,就像见到了救星似的。奶奶说:“我怕你给弄活动了!”又在我腿上摁了几下儿,冲着我妈说:“睡觉时,用枕头挤上啊。”后来,还是建中大哥用车子驮着奶奶来过两趟,直到我的腿彻底好了。现在已经好几十年了,啥事没有!

  另一件事则是我亲眼所见。

  大约是我十一二岁那年,也是秋天的一个上午。我在好朋友二铁家玩儿。他家来了四五个小伙子,抬着一副担架,担架上躺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,说是东北大庆的。小伙子姓什么叫什么从来没问过,就一直管他叫“大庆”。据说,他是大庆油田篮球队的,打篮球把大腿摔成粉碎性骨折。来北京找大医院看了一个多月,结果医生说只能截肢了。小伙子哭了一夜,最后决定:要截肢也要把大腿留在大庆。当他们在北京火车站等火车的时候,遇见一位抱着孩子的大嫂,好心的大嫂见小伙子哭成泪人似的,就跟他们说:不行,你们就去“双桥老太太”那儿看看吧!我这孩子胳膊摔断了,老太太给看了两次就好了。就这么,这些人带着一线希望到了双桥,找房子住到了二铁家。

  我爸爸和二铁的爸爸是好兄弟,他爸行二,所以我管他爸叫“二爹”,管他妈叫“二婶”。那天正好二婶在家,晌午的时候,一个军人模样的青年人骑着自行车驮着王奶奶来了。我和二铁也跟着站在一旁看。当打开裹得严严实实的石膏一看,大庆的一条大腿肿得跟腰似的,一半红一半紫。有人把医院照的片子拿给王奶奶看,奶奶好像很生气,把片子扔到了一边,意思是都这样了看它还有什么用?她用手上下摸摸大庆伤腿,用浓重的河南口音喃喃地说:“碎了九块啊。”然后,让那个军人帮着开始接骨治疗。好一会儿王奶奶站起来,冲着我俩说:“带他们去马路边摘点大杨树叶来,熬成水每天给洗两遍就中啦!”我和二铁在墙角拿了根竹竿,领着两个小伙子跑到村子东头大马路边。马路的两旁长着又粗又高的“白毛杨”,用竹竿打下好多树叶子,又用衣服兜着跑了回来的时候,王奶奶和那位军人已经走了,是我二婶把脸盆坐在煤球儿炉子上,手把手教他们熬制洗药,教他们怎么给大庆洗伤腿。后来,我才知道那位军人叫冯天有,是王奶奶的大徒弟,也是知名的正骨专家。

  大庆在二婶家一住就将近半年,由于护理他的都是小伙子,干生活上的事总是笨手笨脚的。我二婶除了要下地干活,照顾自己一大家子,还要挤出工夫帮衬着大庆他们:教他们做饭,替他们洗洗涮涮,有点稀罕的东西也给大庆吃。大庆既感激又觉得过意不去,这个时候就听见二婶说:“我养了三个儿子,也不多你一个!”在王奶奶的精心治疗和二婶的照顾下,大庆的腿渐渐地好起来了,两个多月后,竟奇迹般地站了起来,还能架着双拐在院子里溜达。大庆他们走的时候我没在场,听二铁说大庆又哭了,我想这回肯定是感动的。数月后,大庆给二婶家来了封信,还附带一张他打篮球的照片。信里除了满满的感激之情,还把我二婶比作自己的妈妈,也管王奶奶叫奶奶。现在想起这件事真觉得恰如其分:正是两个善良的女人拯救了大庆的青春,给了他完整的生命!她们不正是天底下最好、最伟大的女性吗?!

  后来,我也几次带朋友或同事找王奶奶看病。直到一百多岁的时候她还每天出诊,奶奶救治的人可不止千千万啊!

 

本文转自:北京晚报


握手

鲜花

Powered by www.luoyouming.cc

© 2001-2017 有明中医诊所 GMT+8, 2024-7-22 03:35 , Processed in 0.034219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File On.
【罗勇】双桥老太太罗有明嫡孙、原北京罗有明中医骨伤科医院院长、罗氏正骨法第七代传人、北京有明中医诊所创办人
双桥老太太 罗有明医院 罗氏正骨法 双桥老太太传人 双桥老太太医院地址 双桥老太太医院电话 双桥老太太正骨视频 北京双桥老太太

返回顶部